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18 01:10:15  【字号:      】

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

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

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

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一条无价的裤子! 高致贤散文一组(11篇)之十一(完) #标题分割#我有婚龄59年了。当年,只把结婚当成留个路人住宿一般,我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天天上班,打算到时候请她到我宿舍来住就行了。那间十分简陋的小木屋,也只是学校腾出来借我临时使用的,婚后我马上就要离岗到母校专职进修3年。对于婚礼,我除了临时买了几斤葵花籽、两斤水果糖和一斤茶叶,并请校工老刘烧些开水外,其余就没有准备什么东西了!一个月前,我就把我俩的婚期告诉了我的母亲。孀居的母亲,从未出过20里以外的远门,当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的最后一年,人们各求生路,各找门路。我怎么能忍心让我母亲为我这极简单的婚礼消耗时间、精力和路费?那时我还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毫无接待条件,故在向家中亲人们告知我的婚期的同时,特别交待他们千万千万别到几十里之外来看我啦!然而,就在我举行婚礼(其实就是本单位的几位好友闲谈一会儿)的头天下午,母亲,我慈爱的母亲!突然来到我们学校办公室。慈母从天而降,令我瞠目结舌:“妈:您怎么来啦!?”她是小脚,且那脚是被缠断腰的,虽然不算金莲,的确只有三寸。故乡中坝田离我工作的瓢井镇有50多里的崎岖山路,就是20多岁的棒小伙走起来也很吃力,可我那60多岁的小脚妈妈竟然走到了我的眼前。妈妈的突然到来,惊得我只顾说话,忘了请妈妈休息。还是翰章同志提醒我,我才赶忙请妈妈到我的新房里去休息。我说这房子是学校才腾出来借我的,妈妈似乎很不过意,但我又找不到其它地方给妈妈休息,妈妈只好进去小憩。好在床上的用品还全是我原来用的,妻子的陪奁尚未拿来,妈妈才不戒备地坐下。我劝妈妈躺躺,可她哪里肯躺呢?妈妈打开她提来的旧布包,里边有一条新的蓝布裤子,轻声对我说:“小华,妈没有那样好的给你们,只给你媳妇缝了这条裤子,还不晓得合不合身哩!”我不禁鼻头一酸……,当时缝那么一条裤子真不容易啊!那年,每人只发7尺5寸布票,做这条裤子就要用完妈妈全年的布票不说,买布的钱哪里来?那是妈妈养鸡养鸭,从鸡屁股里抠出来的呀!当时的故乡还没有缝纫机,在妈妈的安排下,经嫂子们和妹妹的手工共同完成的这一“光荣任务”。如果与缝纫社做的相比,虽然还是土气得多,但当时母亲又哪里有钱去找缝纫社裁缝?且要到十几里外的乡场上才有缝纫社。她又哪有工夫去找?可那“土气”正好标志着亲人们的心血和亲情。妻家离学校不过百把公尺远,我陪妈妈亲自把裤子送到她家。岳母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不但不嫌礼物少、裤子土气而不悦,反而十分愉快地说:“好好好,要得富,先穿婆家一条裤!老二(我妻小名),快来穿上。”还特地请了当地两位德高望重的女老人来为她举行了隆重而严肃的“穿婆家裤”仪式哩!我母亲被尊为上宾,就在我岳母家就餐。我俩于是提前一天——于1961年9月30日举行了极为简单的婚礼。次日一早,妈妈就要回家。我们苦苦劝留。妈妈说:没人看家,怕她养的鸡鸭饿倒,我们也就不再苦留了。当时那里还没有通客车,连货车都找不到,妈妈便徒步起程了。我们送妈妈一程,看她那小脚走路实在费力,她却样装出很轻松的样子,几次撵我们回去,反复叮嘱我要好好去读书(进修)。妻十分珍视那条裤子。我俩都有工资领,虽然双方都有家庭经济负担,但要添一条新裤子也是办得到的;可因那是妈妈的心血,姊妹们的情谊,是用爱心做成的,价值怎能用金钱计算出来?而今裤子多了,各色各样的裤子多得无处放,我也不知穿了多少裤子,见过的裤子也就无数了,什么高档名牌裤没有见过?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妈妈安排、嫂子和妹妹们手工缝制的那条普普通通的粗布“干部裤”。妈妈离开我们30多年了,妈妈生前,我还没有好好为妈妈缝制过一条好裤子哩!这使我留下永远的遗憾。如果妈妈在天之灵知道我们今天有如此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她也会感到无比欣慰了!永远怀念我慈爱的妈妈!

难以置信!美国一名8周大婴儿开口说“你好”#标题分割#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镜报》6月17日报道,美国一位自豪的妈妈拍下了她的小儿子在8周大的时候和她说话的样子。当时,小奥古斯特纳格尔(AugustNagel)正在育儿室里休息,妈妈安德里亚(Andrea)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视频中可以看到,当安德里亚俯身向孩子打招呼时,小奥古斯特回答道你好。安德里亚被孩子嘴里说出的话惊呆了,她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高兴地答了一声嗨。  就在一周后,当他们在美国堪萨斯的家中再次拍摄小奥古斯特时,他似乎一口气说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句话。安德里亚在拍完小奥古斯特后说你好。他似乎也在回应:你好吗?这位欣喜若狂的妈妈咯咯地笑着对他说:我很好,你呢?安德里亚甚至说,自那以后,小奥古斯特也说了很多次这样的话。(实习编译:殷光瑞审稿:朱盈库)难以置信!美国一名8周大婴儿开口说“你好”#标题分割#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镜报》6月17日报道,美国一位自豪的妈妈拍下了她的小儿子在8周大的时候和她说话的样子。当时,小奥古斯特纳格尔(AugustNagel)正在育儿室里休息,妈妈安德里亚(Andrea)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视频中可以看到,当安德里亚俯身向孩子打招呼时,小奥古斯特回答道你好。安德里亚被孩子嘴里说出的话惊呆了,她倒吸了一口气,然后高兴地答了一声嗨。  就在一周后,当他们在美国堪萨斯的家中再次拍摄小奥古斯特时,他似乎一口气说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句话。安德里亚在拍完小奥古斯特后说你好。他似乎也在回应:你好吗?这位欣喜若狂的妈妈咯咯地笑着对他说:我很好,你呢?安德里亚甚至说,自那以后,小奥古斯特也说了很多次这样的话。(实习编译:殷光瑞审稿:朱盈库)




(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44nsb.com_www.44nsb.com-【所有参与】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当选MVP!韦世豪:感谢恒大队医之前一直没训练 为吸引顾客竟让服务员只穿内衣接客!现在温哥华的餐厅都这… 击败美国!研究认为中国明年将成最大电影市场 冯远征宋丹丹庆祝人艺67周岁与老师合影温馨有爱 大咖集结京城赛普健身全明星赛成ChinaFit流量担… 两艘油轮阿曼湾遭袭事件疑窦丛生紧张局势加剧 美F35新改型或降低隐身性换取航程拟增加40%燃料 杰尼斯事务所社长传被紧急送医目前在确认病情 公开举报奥克斯后董明珠喊话:国家标准是法律底线 “五毒俱全”的裸官终获无期徒刑 中方坚决反对借稀土打压中国称互利共赢需各方维护 国民党办2020初选参选人座谈会3人出席2人派代表 豪森IPO暴涨37%成港股医药第1医药夫妻档市值37… 特朗普放“大招”拯救“水深火热”中的美国豆农 App“偷”隐私有治吗? 跨不过的天河!鲁能在这10场不胜9年没带走过3分 江西电视台原副台长李建国受贿超七百万被判7年 苹果又要召回!6.3万台MacBookPro电池存在… 舜宇下跌5%暂最差蓝筹上月手机镜头出货量按月下跌 开盘:美股周二高开道指涨120点 北京快如科技法人变更:CEO姜一帆变更为李强 日本摔跤名将宣布退役吉田沙保里曾三夺奥运冠军 6天哈尔滨呼兰区9个涉黑“保护伞”被打掉 蔚来发布L2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及NIOOS2.0操作… 发改委:反对利用中国稀土产品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 中国气象局:南方再度开启“暴雨模式” 洛杉矶西班牙建筑位于银湖畔坐落在一条宽阔的棕榈树林立的… 龙头缺失一日游行情频出“六绝”后浮现4大积极信号 内地居民赴港买保险数额下滑却有1类保单一直受追捧 沃尔玛提交97项无人机专利申请连续两年高于亚马逊 酒店叫维也纳是崇洋媚外?海南省民政厅的回复亮了 99岁抗战老兵范银柱逝世曾参加抗美援朝和援越 招商银行六连扬兼今早破顶后现下跌近2% 鲁能最受期待之人却带魔咒他得分球队绝对赢不了 湖人有意队再次上线!把一阵中锋带回洛杉矶? 阿曼将从下周开始对烟草和酒精征收100%的税 郭台铭卸任鸿海董事长富士康今后怎么走? 美“激励”中国打造自己的半导体“生态系统” 牛弹琴:美国发出最后通牒,又盯上了这个国家! 韩国女主持直播时满头大汗被换下第二天上节目道歉 曝火箭曾介入浓眉交易!筹码卡佩拉对方不满意 “墨子号”量子卫星是怎么在天上做量子实验的? 章莹颖案2周年:检察官拟播放被告录音证明其有罪 王晶斥《最好的我们》幽灵场?片方:拒绝抹黑 格力电器举报奥克斯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 看场电影的时间中国就拆掉一座大桥外国网友惊呆 爱犬不愿洗澡被调侃狗随主人陈乔恩:我最爱泡澡 土伦杯-U22国足0-1墨西哥遭淘汰小组赛1胜2负 超越租房服务|NYC地铁站附近2室Condo!紧… 生長板調控手術納健保 X型腿不再跌倒 美联储“一个眼神”股市暴涨8万亿! 林丹为奥运积分“血拼”备战整个人泡冰水恢复 多伦多电竞粉条开心啦!赢了这场团队赛会有高达00… 【到此一游】纽约夏天免费的活动,双河艺术节!!! 雷诺未与汽车巨头FCA牵手法国将加强其与日产合作 下周英国新首相角逐继续机构:英镑更大抛售正在酝酿 中国人民银行将于6月下旬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 交通运输部:明年9月前全面完成建制村通客车 漱口水可以代替刷牙嗎?醫師:總共分3種,用錯沒有效! 与任正非对话的乔治·吉尔德是谁? 两艘油轮在阿曼湾遇袭布油一度跳涨4% 将推6款车型全新宝马3系配置信息曝光 内地居民赴港买保险数额下滑却有1类保单一直受追捧 英国顶级体育盛事,皇家雅士谷赛期正式展开! 美两大航天防务企业合并成“巨兽”军民通吃挑战波音 欠缴土地出让金、拖欠广告费杰宝地产到底多缺钱 福布斯2019全球50位最具影响力CMO华为徐文伟上… 时富金融:推介买入中国铁塔目标价2.4港元 邂逅甜蜜丹佛|那些不可错过的丹佛甜品 哈里王子儿子萌照曝光无辜大眼直盯镜头萌倒网友 中岛美雪名曲改编成电影菅田将晖与小松菜奈演绎 《星月童话》20周年常盘贵子晒合影怀念张国荣 图文—英国皇家赛马会的帽子“诱惑” 如涵2019财年第四季度营收2.373亿元同比增长2… 违规校园贷再现江湖:玖富万卡借1万5合同\"变\"1万… 市值仅剩5亿美元,猎豹移动为何赢了财报却输了市值 德国推动欧洲汽车市场录得九个月来的首次销量增长 张馨予产后素颜照曝光,头发浓密发际线惊人! LV已将一半的广告预算用于数字媒体 泰禾黄其森用了3个小时回应债务兑付和销售额等问题 北京共享单车治理约谈8家企业 网瘾中年罗永浩1天发近30条微博创业方向疑仍是手机 苏宁发布中超战申花海报:锦上添花延续良好状态 英两任外交大臣争夺首相宝座专家:约翰逊赢面大 印度宣布对美国加征报复性关税光苹果关税就高达70% 海莉晒与比伯五年前合照下巴搭老公肩头甜蜜依偎 加拿大式育儿:你可以不出色但不能缺教养 解放军新型大八轮高炮现身解决中型合成旅防空难题 菲律宾\"仇华事件\"反转!竟然有人使出这种毒招(图) 这些不可错过的迷你咖啡馆 【热贴】独家新闻!两男一女在生活小品大厮杀,血撒一地 阳光油砂短暂停牌以待刊发有关对股价敏感资料公告 外媒称中企有意收购俄罗斯谷物码头:谈判已经开始 美国大学有多依赖中国留学生?英媒:重要收入来源 联合利华再出手或以5亿美元收购高端护肤品牌Tatch… 互金与经纪从竞争转向合作头部券商投入仍在加码 网友质疑偷子保姆为何没被绳之以法警方回应 美墨附加协议公开墨西哥或向美妥协成“安全第3国” 为“锁死”中国这项科技美国拉黑这几家企业机构 王金平回应“不选也造势”:怎么会不选,没这回事 欧阳娜娜姐姐生日送祝福,坦言从未嫉妒妹妹 年收入3.3亿雅诗兰黛集团CEO成为美妆行业的“打工… 任正非:我的高考往事 洛杉矶西班牙建筑位于银湖畔坐落在一条宽阔的棕榈树林立的… 2019年MTV影视奖颁出《复联4》《权游》得最佳 内蒙古破获十多年前杀人案:嫌犯杀害两名女性后强奸肢解 英国央行料将维持利率不变因经济前景黯淡 《玩具总动员4》:皮克斯又一次定义“完美” Car2go退出中国:分时租赁面临两大竞争壁垒 李光洁网购贪小便宜“被骗”悟出人生真理,80后的身有0… 680份八宝山革命公墓烈士骨灰将于月底前完成迁葬 Libra诞生2天后Facebook敲定第一场监管听… 缓解孕吐,控制饮食行不行? 全面启动!500名保洁人员投入大兴机场擦亮新国门 富士康美国工厂获得当地批准正在浇筑混凝土 外媒:中国再度减持美国国债持有规模降至两年来最低 何刚:华为折叠屏手机MateX预计在7月底至8月初开… 吴谨言瘦到皮包骨真实体重曝光人生巅峰不过百 央行为锦州银行等中小银行发行同存提供信用增信 奥克斯官方回应:格力举报不实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曼联拒绝7500万买贝尔愿付桑切斯级薪水租他1年 沃神曝湖人今夏难签大牌!交易浓眉是唯一出路 Adobe发明神器要给美颜照“卸妆”网友:自己打假自己 杨超越走紅毯穿平价牛仔裙网友吐槽:不适合红毯 日韩民调:两国民间互相反感的程度已到了这种地步 老司机告诉你野骑的一些禁忌 维他奶逆市受捧现涨近3%兼再破顶 金融资产股受捧中金公司走高逾4%中信建投上扬3% 曝武磊最强拍档或遭劲旅挖角真砸违约金强买? 风雹洪涝致江西51.4万人受灾信江赣江洪水超警戒 微软计划关闭位于柏林的混合现实工作室裁员10人 北京天坛再添新景区近70年后恢复古貌 猎豹的AI战略失败了吗? 青海门源书记白顺兴被查“老搭档”去年主动投案 太陽眼鏡才不是顏色越深越好醫師教你3步驟挑眼鏡 夏季急性腸胃炎高峰微生物汙染是禍首 南圣何塞周日起山火,加州各地火情不断!又到一年火灾季! 日元触及五个月高点日本再度就汇率问题发出警告 台行政机构拍片“黑”韩国瑜苏贞昌遭批被令道歉 大摩认错,我们低估了这家半导体公司 华泰策略:危中有机不破不立关注必选消费+科技成长 景甜晚上与友人聚餐,笑容灿烂,完全看不出刚分手 美墨达成协议对墨关税措施将无限期暂停执行 万洲国际挑战100天线现涨近4% 100个人至少3个抑郁症患者创新药亟需纳入医保 中国超算:仅一个联想,就在数量上超过了美国 特朗普下令遣返数百万非法移民!下周开始! 苹果考虑出手救援屏幕供应商日本显示器公司JDI 阿扎尔:比起拿金球奖我更想帮皇马拿冠军 何超盈怀孕8个月“好辛苦”预产期提前计划剖腹 火箭太子爷出轨!网友在IG私聊跟他未婚妻告密 2000万!曝瓜帅遭尤文高薪诱惑为表忠心拒邀请 迪斯:大众当下非常以中国为导向与福特联盟是在美国找到… 团车网宣布股票回购计划:金额最高2000万美元 美俄两艘大型主力舰在中国东海几乎相撞俄提出抗议 科学家需要更多谈论失败,才能更接近成功! 慎入!内马尔发脚踝骇人肿胀图巴黎将重新检查 海外机构调研股揭秘:6股获北上资金加仓 欧洲多国相继启动商用5G华为提供服务 非农人数录得3个月低位,德拉基最大的噩梦或将成真 一表看big4国脚热身两战踢了多久3天后又要死拼 使用除濕機要放一杯水在旁邊?除濕機這樣用才正確 德国央行大砍经济增速预期因出口表现疲软 京东尽显618主场实力澎湃动能助力中国消费升级 “一夜带货一套房”的薇娅:她的成功并不是“炒作出来的” 百度获长沙45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Apollo将测试载… 大虫:德拉蒙德-格林!先把牙长齐,听妈妈的话 “2019北京网络媒体红色故土福建行”在福州参访 张召忠评歼10部署永兴岛:正常操作有啥大惊小怪的 李小加:对香港上市发行制自我纠错能力充满信心 又见暴富神话:仅100万买盘不到2分钟市值暴涨4个亿 赵磊第十名成团喊话创始人:这次我们成功了! 国米官方宣布买断队内助攻王单赛季共造11进球 数说|5月国内车市下滑17.37%汽车限购“松绑”或… 扒一扒|王朝在竣工前坍塌!勇士这些年经历了啥 汇丰:首予置富产业信托买入评级目标价12.2港元 大波士顿新生群,租房群QQ群大汇总! 1月飙涨600%!盖茨投资的公司火了却让这类机构巨亏 美团品牌颜色变为黄色推动线上线下流量品牌统一 泫雅晒健身画面悬空高抬腿运动短裤衬美腿修长 22年前的今天:乔丹完成著名的流感之战 牛弹琴:美国发出最后通牒,又盯上了这个国家! 桥本环奈与平野紫耀电影预告出炉颜值堪称绝配 外媒指小米西班牙宣传图抄袭极似彼得·塔卡作品 香港赛林高远4-1梁靖崑决赛与张本智和争冠 跨国索赔将终审宣判重庆大轰炸索赔团将赴日请愿 孩子出現懼學症?找出恐懼之因 伊藤美诚又被打哭日本乒乓球如今只剩“眼泪”? 露华浓XL直发梳促销6.1折收懒人必备造型梳 1.4亿欧!尤文将正式报价博格巴抢在皇马前出手 莫迪连任后首访选择马尔代夫日媒:意在牵制中国 2019新秀巡礼之顶级SF!是杜克限制了他的发展 不只黃疸、腹水還可能刷牙流血!11種肝硬化症狀你中幾… 《机动战士高达NT》发布会:迟来40年的粉丝聚会 格力举报奥克斯:一桩事先张扬的空调业电商大战 被曝于香港登记结婚韩庚卢靖姗方统一口径这样说 美股盘前:美联储暗示准备降息道指期货涨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