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8jbg.com_www.88jbg.com-【代理商合作】

来源:招商策略:那些再出现的异动信号可能酝酿新一轮行情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6 07:47:50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社评:反对派勾结西方撼动不了香港大局#标题分割#  香港星期天发生反对派组织的游行示威活动,它针对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对《逃犯条例》的修订。这次游行示威的规模相对比较大,主办方更是故技重施报大数。但值得一提的是,同在星期天,保公义撑修例大联盟宣布,已收到超过73万名香港市民联署支持修订《逃犯条例》。  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4月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原《逃犯条例》是香港回归之前通过的,根据该条例,香港已经同世界上20个司法管辖区订立有移交逃犯的长期协定,但不包括中国内地和澳门、台湾。特区政府本次修例将内地及澳台纳入其中,条例草案还规定只适用于犯有国际上公认的37项严重刑事罪行的罪犯。  这本是一项正常的特区立法活动,却被反对派和国际上支持他们的力量进行了严重的政治化炒作。试问,如果有杀人犯、抢劫犯在外地作案后逃到香港藏匿,有哪位市民愿意为他们提供庇护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们为邻呢?更何况一向以法治著称的香港怎么能成为少数犯罪者的避罪天堂。  但是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却极力给这一修例行动贴上威胁香港人权的标签。在香港内部反对声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就在国际上拉声援,拼凑所谓的声势。据外电报道,星期天在北美、澳大利亚等地的少数西方城市也发生了人数不多的相同主题集会。众所周知,在西方社会如果一些势力想搞政治示威活动,并有力量愿意为之埋单的话,搞这样的政治秀串联是没有什么难度的。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国际上一些力量近一段时间与香港反对派明显加强了互动。香港两拨反对派人士分别在今年3月和5月访问美国,重点向美方告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洋状。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主席与副主席接见了3月的那一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两次都见了到访的香港反对派,国务卿蓬佩奥在今年5月的那一次也会见了香港反对派人士,并且攻击修订条例威胁香港的法治。香港反对派人士在这期间还去了加拿大、德国等西方国家。  英国和加拿大外长5月底专门就香港修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末代港督彭定康本月6日恶毒攻击修订《逃犯条例》是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次可怕打击,还爆出粗口大骂港府的修例论据是一派胡言。  这些都是香港激进反对派搞政治动员急需的弹药。一段时期以来,香港人心思定,愿意参与街头政治的人明显减少,公众对港府落实一国两制的各项举措有了更多支持和理解。西方一些势力更起劲地就香港事务说三道四,给香港反对派打气,这成了后者多搞出一些动静的重要条件。  华盛顿这一阵子对插手香港事务表现得尤为活跃。卢比奥等美国激进政客还威胁要检讨是否继续给予香港贸易及经济的特殊待遇。这些显然与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有关,不能不令人怀疑美国正在把香港作为中美博弈的一个筹码来运用,甚至以损毁香港的繁荣稳定为手段来遏制中国发展。香港的一些激进反对派应该对此心知肚明,并因此加紧了与美方的勾结。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香港反对派这种挟洋自重的政治操作方式既不得人心,也与落实一国两制这一主题背道而驰。  然而从历史的大视角看,上述这些勾结活动和由此制造的波澜都是些无聊的泡沫。香港反对派和他们的支持者现在不讲道理只贴标签,而香港究竟怎样向前走,不是这些标签所能裹挟得了的。修订《逃犯条例》的目的是正当的,香港特区政府和主流民意为法治和公义而做的努力,绝不能半途而废。

编辑:www.88jbg.com_www.88jbg.com-【代理商合作】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tietiek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CUBA-北大胜清华夺三连冠姚明颁奖马布里现身 记者说勇士能赢乔丹公牛鲨鱼直接喷他收黑钱! 薛定谔的猫有救了!物理学家通过新方法预测量子跃迁 谷歌放弃平板电脑业务取消两款开发中产品 西雅图地区最新工作求职/二手商品/房屋出租信息汇总 41岁中国女子在迈阿密被拘她居然干了这件损人不利己的… 张家辉关咏荷甜蜜结婚照被丢弃于街头垃圾堆旁 你知道吗?脸上的毛孔中可能生活着大量螨虫 孙小果名下公司实缴资金超千万去别墅探望父母 四川宜宾长宁第一张抗震救灾工作用图编制完成 1个月拆息飙至海啸后高位金管局:流动性仍非常充裕 开除张国伟?说说而已国外两次参赛全部夺冠 检出“瘦肉精”!中国对加拿大猪肉发风险预警 美俄两艘大型主力舰在中国东海几乎相撞俄提出抗议 2020款新iPhone尺寸大变有玄机:为了让你买大的… 外媒:阿里巴巴已秘密提交赴港IPO申请 大市急涨逆向ETF全线受压FI南方恒指跌逾2% 湖人砸锅卖铁追第三巨头,可他真的值得顶薪吗 英美烟草警告:全球卷烟销量将出现更大幅度下滑 调查:美联储就算马上降息也已经晚了九个月 新华保险涨逾2%高盛上调至买入评级 拉莫斯:阿扎尔是世界级球员他能增强皇马实力 热点|移民抓不胜抓,海关局宣布南部边境进入“全面紧… 听说考拉要“功能性灭绝”了?咋回事儿? 上海金融局郑杨:推动上海地方金融监管条例尽快出台 袁野:恒大下半年可PK国安冲冠军五年轻国脚没白买 陈妍希捧场支持倪妮话剧两美女后台亲亲画面养眼 沙特王储:沙特阿美最早将于明年进行IPO 马航MH17空难调查团起诉俄公民马哈蒂尔:我不接受 招银国际:销售稳健增长维持万科企业买入评级 《好声音》开启试音李荣浩因手机欠费中断直播 捷豹首款纯电动车型I-Pace召回近3000辆再生制… 内马尔性侵门女主连警察一起喷警方直接告她诽谤 屠呦哟团队谈成就谨慎更显科学态度 谷歌为什么要花26亿美金收购数据分析公司Looker… 神吐槽:选择比努力更重要!NBA进入他的时代 四川一女公职人员留遗书后离世单位:在单位厕所找到 日媒:美国禁华为日企损失或将过亿 隐瞒明星身份!梁咏琪闪婚8年曝异国恋过程 三次降息后什么时候加息?交易员已经替美联储决定了 季后赛丢4主场打猛龙1-5!勇士统治力真丢了 黄金可能会进入十年长期牛市 【6.15遛狗面基活动】|寻找身边的遛狗发烧友! 探营上海双创展:AI、生物医药、集成电路专设板块 胸主動脈瘤剝離壓迫返喉神經導致喉嚨沙啞聲帶異常 道恩强森早期模仿布兰德皮特自认努力工作是底线 招商银行六连扬兼今早破顶后现下跌近2% 高成炫/申白喆称目标是东京奥运感谢球迷支持 2019法国超级杯火热开票大巴黎与雷恩深圳激战 美国曼哈顿直升机坠毁激起市民911记忆排除恐袭 休斯顿开启蒸笼模式!体感温度明日全城破百,最高温恐飙至… 陈立农用宝宝滤镜呆萌自拍用力wink大笑傻得可爱 广东骑乐正式进军青少年马术教育领域 紧张局势升级驻伊朗使馆提醒中国公民注意安全 华为CEO任正非对话美国学者 美联储的利率展望导致美元创3月份以来最大跌幅 中式九球决金一波三连胜波茨106-60完胜于海涛 外媒:巴黎航展首日波音一张新订单也没拿到 英国无序退欧机率跳升但最后仍有可能达成自贸协议 身份证照可“自拍”上传解决又一民生痛点 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被指在“起名上”最… 美国“封杀”华为后这家美半导体巨头营收或少20亿 隐瞒明星身份!梁咏琪闪婚8年曝异国恋过程 庆祝队史首冠!多伦多市长宣布设“北境之日” 四川长宁地震中儿媳妇对婆婆说我已经救不了你了 U20女排世锦赛下月激战墨西哥朱婷从这里起飞 走NFLX的路,让NFLX无路可走 美军再购478架F35战机单价将低于8000万美元 A股ETF受捧南方A50及安硕A50各升近3% 中联重科跌近2%惟首季多赚166%至10亿元 “千亿富豪俱乐部”迎来第三人 男子以高利网络理财为名圈了同学近300万元炒股赔光 Xbox老大:索尼不来E3不像之前那么好了 王信民大校已担任陆军第77集团军副政委 美国女富豪排行榜!白手起家如何致富? 白玉兰评委陈彤马伊琍:不对合作过的姚晨打友情牌 北汽新款A6/Q35曝光采用1.5T引擎动力 選戰改打「傳統戰」…川普決勝關鍵:催出鐵票 制冷行业能效虚标现象一直存在业内:主要靠自律 高校设新生奖学金:省内前两万名来就读奖励10万 乐视网:董事会聘任刘延峰担任公司总经理任期三年 怼完王小川孙宇晨怼王思聪:拼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 20年来首位15岁上大学的省部级跨省北上履新 美联储本周三会怎么做?保险降息又是什么? 世茂房地产豪掷200亿当接盘侠多项目涉债务纠纷 黑石CEO苏世民向牛津大学捐赠1.5亿美元创历史纪录 李宁:非凡中国暂无减持计划集团正物色行政总裁人选 招金矿业逆市升逾2%金价攀升至一周高位 “最严奶粉新政”持续推进,国内奶粉企业回应:利好 或7月亮相718BoxsterSpyder发布预… 安倍伊朗之旅:做“调停人”缺权威 半场-扎哈维梅开二度拉斐尔破门富力暂2-1卓尔 指责“国会未能解决危机”,得州派1000国民警卫戍边 6天哈尔滨呼兰区9个涉黑“保护伞”被打掉 50歲是老來「憂鬱」分界線用這招擊敗退休後的孤單 俄罗斯向中国提出一个大胆的建议 大众汽车据悉正在与土耳其就潜在的工厂进行谈判 格兰仕针对搜索异常再发声:请天猫高层站出来说话 58同城CEO姚劲波:打造房产服务行业的“高速公路” 任正非:未来两年华为销售收入都会保持在1000亿美元 普洱边境警察揭秘:犯罪分子用电视面膜等藏毒 上海AI产业秀实力:核心企业超千家总数居全国前列 湖人有意队再次上线!把一阵中锋带回洛杉矶? 凯蒂·佩里与霉霉大和解\"一盘饼干\"结束6年恩怨 北京超5.9万考生“大考”京版试题贴近生活富含情怀 ofo被追索2.5亿法院:公司已无财产多名高管成老赖 所罗门群岛是否与台当局“断交”?下月7日将有线索 开灯或开电视机睡觉,会明显增加肥胖风险? 新妈妈产后如何养眼 财政部:前5月个人所得税收入同比下降30.7% 多头表现强势黄金刷新年内新高至1358.22 夏季儿童腹泻家长要知道的几件事 奶业振兴红利释放各地奶业产量“大飞跃” 龚伟杰|难说再见——至那个最伟大的李宗伟! 曾美慧孜等卓越女性谈追梦故事?分享减压方式 体验当爸妈!美国一高中回家作业是照顾宝宝 四大原因推动比特币突破10000美元 回望壮丽岁月上视节举办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展 嗯哼打网球姿势专业配《灌篮高手》BGM称要疯狂 九龙仓置业下跌近2%失守10天线暂为最差蓝筹 蔡少芬提议街头卖艺?张伦硕抗议:你以为我是你老公啊 垃圾未合理分类被城管局开出拒运单?海底捞喊冤 中丸雄一看田口淳之介下跪报道神情严肃无话可说 朗逸纯电年内上市曝上汽大众新车计划 王晶斥《最好的我们》幽灵场?片方:拒绝抹黑 蔡少芬张晋结婚11年仍牵手入睡:聪明的女人,都如何选择… 纽约活动|致敬大神:一起重温“披头士”的光辉岁月 花旗集团因市场操纵行为而被暂停日本债券招标资格 狐友上线又下架张朝阳卖关子 林志颖教3岁儿子学英语凯凯活泼可爱似迷你小志 俄罗斯姑娘的中国缘分:真爱相伴幸福可期 章莹颖案嫌犯卧室被公开曾试图诱骗其他女性上车 寻迹内蒙在逃“二虎”与耶鲁舞弊案“1号申请人” 鞋底的秘密? 走路姿勢影響健康 颐海国际昨破顶后现回吐4%遭大和降评级至优于大市 全球降息大潮中英国央行\"个性\"表态:我们加息近了 美商务部长罗斯敦促美联储重新考虑上次加息是否必要 DJI大疆创新推出教育机器人:机甲大师RoboMast… 探访中国最大“原油稀土”基地:油稠人不愁 湖人追逐第三巨头新目标!1275万20+12的全明星 联讯策略:预计6-7月大概率全面降准三季度可能降息 郎酒回应“处罚破价经销商电商”:渠道部门擅自决定 雷军说的十个季度重回国内第一有几成把握? 直击|快手回应迎战略和投资两位高级副总裁:不予置评 受宜宾地震影响昆明至成都、重庆6趟高铁停运 库里:总决赛还没结束全力以赴静待奇迹发生 巴萨没戏!德里赫特要去巴黎经纪人在谈最后细节 美暂停WTO对华知识产权诉讼外媒:美中贸易战缓和 中国国家发改委特急通知:三部委赴7地摸底稀土等战略性矿… 他右腰劇痛伴隨血尿就醫發現近1公分腎結石 【招聘】【暑期带薪实习】梦之所在心中向往,我们需要你的… 糖友怎麼補蛋白質?推薦你5種優質蛋白質食物! 向比特币和金融业宣战Facebook全球货币Libr… 德银:舜宇光学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84港元 多多和吕思清儿子四手联弹黄磊自豪分享:棒棒哒 韩国在世青赛的成功源于该计划他们要更多孙兴慜 美联储6月份面临艰难抉择 囧!阿森纳主场老鼠成灾卫生不达标成英超笑话 首相继任角逐正酣又遭GDP打击英国退欧何去何从? A股还要横多久?中信高喊向上拐点将确立 莱万中国行!现场赠送贴身球衣球迷酸了 英央行维持基准利率不变注意到对硬脱欧的担忧增强 恩施10条止跌令欲稳房价开发商:有过度干预市场之嫌 美两大航天防务企业合并成“巨兽”军民通吃挑战波音 2周内第3起!美国纽约又发生警察疑似自杀事件 特朗普称打击伊朗命令未撤销美或已对伊朗网络攻击 先健科技6月6日回购150万股耗资220万港币 6月23日紅龍果可幫助排出體內重金屬 Pilot可擦彩色中性笔套装7色0.7mm 美银美林:把美联储的降息镰刀磨快市场不会失望 新规首战就出争议!这算不算手球?名哨之前都不吹 专访CESAsia主办方:要打造媲美美国CES的展… 端午节,这几件事儿与\"粽\"不同! 海外机构调研股揭秘:6股获北上资金加仓 民航局:波音737机型恢复运行前安全问题必须解决 苏有朋转导演初期遇很多迷惑困难看李安书获启发 俄军高官:中国将派部队赴俄参加\"中部2019\"战略… 氢能源储运的“水氢车”迷思:事出反常必有妖 亚马逊Spark上线两年后关闭:为与Instagram… 关晓彤与东方明珠合影穿紧身背心灯光迷离很梦幻 特鲁多宣布:2021年起这些物品都要在加拿大消失 美国国家级\"U型锁\"现身:拟立法不承认华为专利? 杰尼斯创办人病危众艺人夜奔医院近日有重大宣布 全面启动!500名保洁人员投入大兴机场擦亮新国门 《快哥2》《快哥3》立项哥哥交女朋友妹妹出国 一文看任正非对话思想家:与美国公司合作持开放态度 6·18大促遇消费纠纷平台先行赔付 女权组织:特朗普宝宝要在美国独立日当天升空 川普和马克龙的“友谊之树”,在美国“监护”下死了 《秦岭神树》导演回应改编:小哥胖子加入利于呈现 神吐槽:莫雷变身差曼巴火箭改名休斯顿差点队 张曼玉献唱原创新歌《年轻》:失败没关系可以面对 雷诺TwingoGTNoir官图发布限量30台 销量或达创记录水平,特斯拉股价反弹为何仍被质疑 C罗称王称霸的终极秘密!别人休假他却在干这个 香港警方捣破一非法麻将赌档拘捕涉案9人 托卡耶夫胜选哈萨克斯坦内政外交旧曲新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