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11psb.com_www.11psb.com-【官方直属】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14 19:18:51  【字号:      】

www.11psb.com_www.11psb.com-【官方直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

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

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

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70有我更青春丨张旭红的“医帅”梦#标题分割#张旭红参加中国眼视光未来领袖计划  “红色聊天背景对眼睛有害吗?”“长期眼睛疼痛怎么办?”“请问眼科医生未来前景如何?”……在知乎平台上,时不时有一些关乎眼科的问题邀请“万能的眼科医生”作答。  “万能的眼科医生”,是张旭红在知乎上注册的一个“马甲”,她平时会通过这个账号来科普医学知识,目前已回答了470个问题,发表了30篇文章,也收获了30万+的浏览量,626次赞同,246次感谢,以及678次收藏。  在张旭红心中,科普医学知识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医帅”才是心之所向,需砥砺前行。在这条逐梦路上,她曾主持和参与的各类课题和学术竞赛达10余项,发表学术论文近10篇;她参与的研究成果曾获评2017年度眼视光学组“十大科研亮点”之一;她参加国际眼科医师基础知识考试拿下了全国第一;她还活跃在国内国际各大眼科学术会议等舞台……  缘起:一次与“医帅”的邂逅  2016年10月的一天,张旭红在上丁香园科研入门课时,偶然间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在第五届重大疾病防治科技创新高峰论坛报告里的一句话——临床行医者叫做“医匠”,科学行医者叫做“医师”,医学科学家叫做“医帅”——为医学提供创新性的诊断治疗方法,引领医学发展。从此,“医帅”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我觉得‘医帅’是指那些乐于在临床工作中探索和总结的人。我自认为是一个喜欢深度思考问题的人,跟‘医帅’挺匹配的。”张旭红笑着说。  要成为“医帅”,科研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为此,专业型硕士的张旭红给自己定了目标:不仅要在毕业前顺利完成专业型硕士的所有条件,还必须达到学术型硕士的毕业要求,在SCI杂志上至少发表1篇一作研究论文。张旭红说:“以后要考博士或者进一步深造,发科研文章都是基本要求,是敲门砖,这种要求必须要有!”张旭红在做雾霾对视功能影响的研究  缘续:追“医帅”像是苦恋了3年  “近视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视觉质量的研究重要而又有趣。”大四那年,张旭红开始接触临床,雾霾话题正在全社会引起热议。“我就想,雾霾与视觉一定会有联系,怀着这个想法,我就在老师的指导下尝试着报了课题。”2015年,张旭红以“用心理物理学方法定量评估雾霾对视功能的影响”为主题申报创新课题,走出了自己自然科学探索的第一步。  雾霾中的视觉研究是个夺人眼球的话题,但同时也很有挑战性,尤其是对于医学生而言,而且与她导师的方向相关性不大。“我们这个课题研究的是不同雾霾浓度下视觉的表现情况。大家都知道,雾霾浓度越高,越看不清楚。那这种看不清楚具体是如何随着雾霾浓度的变化而变化的?”带着这个疑问,张旭红跟团队成员开始查阅大量文献。“雾霾是什么成分?大气光学是什么?”面对这些全新的领域,团队成员花了大量时间阅读环境科学相关文献。  “雾霾的模拟本身对我们来说就是很难的,要想精确控制雾霾的模拟难上加难,指导老师几次劝我们放弃,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为了构造雾霾的模拟方式,她和团队成员又去查阅相关资料。在仔细查阅了170多篇关于气象、驾驶、能见度等比较生僻的英文论文之后,她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们最后借用电光源方法,构建了透射率和logMAR视力、对比敏感度视力、拥挤视力之间的幂函数模型,得到了数学关系式。”  查询文献,摸索雾霾环境创造的仪器设备,学习应用心理物理学的工具,开展实验,撰写论文……2018年11月,张旭红的第一篇一作SCI论文终于发表在IntJOphthalmol杂志上。历经3年,她终于在毕业前完成了自己设定的学术型硕士毕业水平目标。  “我非常珍惜这种不断被打击还坚持到底最后成功的经历,在别人都放弃你的时候,很多东西都需要你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这就是成长。”张旭红说。张旭红在轮转时作报告  缘定:做“医帅”除了挤时间别无诀窍  作为一名专业型硕士研究生,日常任务是在医院里轮转。每天上午8点上班,病人多的时候经常晚上10点才能下班,轮转占据了绝大部分的时间。但张旭红不希望在临床上变成干活的机器,而是需要思考,需要提升自己的科研能力。  于是,她选择了给自己加码,在每个科室轮转的时候,都以疑难病例为基础,至少解决一个科学问题。“白天多去了解病人的情况,晚上去看一些相关的文献。周末的时候起个大早,在图书馆泡一天,这样我觉得很幸福。”张旭红说。  轮转期间,张旭红需要转十几个科室,每个科室1—3个月,要在短短的3个月时间里出科研成果绝非易事。“常常是转到其他科室的时候还在做上一个科室的研究,很多时候因为事情多,一些想法拖着拖着就没了。为了提高效率,我选择主动向临床老师寻求帮助。”张旭红说。在青光眼专科室轮转时,她收到一个球形晶状体-短指综合征的患者,在找同学一起阅读相关文献后,张旭红就此类疾病找青光眼科老师作指导,最终写成《Weill‐Marchesani综合征继发青光眼的治疗现状》一文公开发表。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张旭红这么认为,也这么做。她在短暂的时间里见缝插针,比如说在走路、吃饭时会想一想实验的思路,下班后研究投稿的杂志,修改论文的格式等。凭着这个劲头,她在角膜病专科轮转时,完成病例《星际迷航——一例复杂真菌性角膜炎的诊治》,获得研究生/住培生论坛第一名;在葡萄膜炎专科短短2周的轮转,完成了病例《一例复杂葡萄膜炎的过五关斩六将》,被第八届中山大学眼科规培医生论坛录用为壁报交流;在视光学专科轮转3个月间,写成《硬性透气性接触镜矫正角膜散光》一文发表在《隐形眼镜世界》上。  “尽管临床工作很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探索、凝练、形成成果的过程,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医帅’的魅力。”张旭红说。  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帅”。张旭红不仅前往北京、广州、长沙等地参加学术交流,还前往美国纽约、波士顿和佛罗里达州等地的实验室学习。  探索,总结,思考……走在成为“医帅”的路上,张旭红一步步成长。她坦言自己在科研上还只是小打小闹,没有做出很有分量的东西。如今,依托课余时间阅读的700多篇近视相关的英文文献,她建立了自己的endonote近视研究数据库,并希望在博士期间做深入的近视机理研究。张旭红说,临床与科研相互联系,忙碌却很充实。

Scenery of Jiuzhaigou National Park in southwest China's Sichuan#标题分割#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NuorilangWaterfall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Jing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PhotoshowsaviewofLakeXiniu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MengDingbo)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Xiniu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MengDingbo)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NuorilangWaterfall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MengDingbo)Aerial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NuorilangWaterfall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Scenery of Jiuzhaigou National Park in southwest China's Sichuan#标题分割#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Wuhua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NuorilangWaterfall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Jing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PhotoshowsaviewofLakeXiniu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MengDingbo)AerialphotoshowsaviewofLakeXiniuhai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MengDingbo)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NuorilangWaterfall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MengDingbo)Aerial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NuorilangWaterfallin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AerialphotoshowsthesceneryoftheJiuzhaigouNationalParkinsouthwestChina'sSichuanProvince,June5,2019.Duetodamagescausedbythemagnitude-7.0earthquakethathithereonAug.8,2017,theparkhasbeentemporarilyclosedsinceJuly2018forrenovation.(Xinhua/XueYubin)




(www.11psb.com_www.11psb.com-【官方直属】)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11psb.com_www.11psb.com-【官方直属】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中以关系有美国施压但中国游客在以色列随处可见 《新说唱》中变温柔?吴亦凡:“大碗宽面”心态 “指哪打哪”的他名正言顺接了纳扎尔巴耶夫的班 54岁单身邵美琪孝顺陪妈妈逛街自认大把男人追 井冈一翔TKO获胜成为日本首个四级别职业拳王 李玟台北开唱尬舞蔡依林帮征婚曝她\"喜欢混血儿\" 大陆是否已做好“武统”台湾准备?国台办回应 摩根大通表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进一步上升 不只黃疸、腹水還可能刷牙流血!11種肝硬化症狀你中幾… 导演泽菲雷利辞世曾执导《罗密欧与朱丽叶》 揭秘手机费套餐升级骗局手机费是这样变高的(视频) 曝骑士可能月末裁掉JR!他会去湖人投奔詹皇吗 不得了,纽约又拿下“全美臭虫最严重城市”排名第二 硬核操作!司令电台为反黑客勒索公开18小时音源 阿曼湾一阵巨响两艘油轮遇袭国际油价上涨近4% 加拿大对日本网红眼药水出手到底还能不能用? 《老友记》三位主演重聚为\"莫妮卡\"庆生亲密合影 张亚东:大多数流行歌的词都太差了都是套路 中国短道首任外方主帅亮相“濛之队”驶向何方 申万宏源(香港):中国软件国际买入评级目标4.6港元 郑秀文晒旧照周慧敏赞好靓网友:有点像全智贤 古罗马人用什么代替卫生纸?答案是“擦屁股棒” 邓超鹿晗陈赫集体换头像遭网友调侃:三个小傻子 政府系统被“黑”美国小城向黑客付60万美元赎金 野村:舜宇光学下调至中性评级目标价维持80港元 汽车产量暴跌24%,英国制造业产出创17年来最大跌幅 加拿大终于上道了!这家公司公布,不管超多少流量都!免… 皮尔法伯集团CEO:从药妆到抗癌药中国是一片蓝海 特朗普计划给排放标准松绑17家汽车制造商联名反对 滴滴自曝司机冲撞路人:坚决抵制和谴责无视安全行为 游轮在阿曼湾遭袭日本船船员和美国说法却不同 美阿拉巴马州州长签署法案性侵儿童者将被化学阉割 毕业季趁所有人回国,抓紧时间冲刺面试吧! 美军B52轰炸机遭俄军苏27拦截后发动机起火迫降 全新BMW3系将于今晚上市起售价31.39万元 美网红电商Revolve上市:首日大涨89%市值超2… 起底骚扰电话生意圈:卡号不断倒卖运营商如何把关? 到底是什么引发了50年未见过的市场诡异变动? 沃神称欧文加盟篮网几成定局篮网要用他钓KD 本周热议|“小男小女”式的感情能维持多久? 外媒:德国下令召回欧宝21万辆燃油车型 孙宇晨:已确定和巴菲特午餐时间和地址,大家猜猜 汽车经销商的囚徒困境:壮士断腕还是浴火重生? 香港证监会:2018-2019年审阅394宗上市申请 逼近潜在突破点,标普500能否站上3100高点 《三体》电视剧已备案公示!九月开拍共24集 传播全民健身精神亞力山大北京华腾园会馆开幕 花滑中国杯参赛名单公布朱易首次代表中国出战 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和布林重新露面:出席员工大会 设计极具年轻化比亚迪e2内饰官图 是年轻人喜欢的样子场地试驾领克03 中国孟加拉工人冲突致中国人1死6伤?外交部回应 美参院投票阻止向沙特军售特朗普或再行使否决权 郭台铭“交棒”刘扬伟如何力压群雄成为继承者? 进行网络攻击的黑客不用受到惩罚还能竞选美国总统? 谢娜首度回应主持风格争议:我这型挺好的 不满报道川普批《纽约时报》为"全民公敌&q… 雷诺TwingoGTNoir官图发布限量30台 EXO边伯贤为张艺兴新专应援队友互动有爱 日本山梨县向宜宾地震灾区捐款100万日元 5天4夜带爸妈玩美西:洛杉矶-圣地亚哥-拉斯维加斯攻略… 5月二手房怎么了?多数城市成交量2位数下滑广州腰斩 無人接駁車「奧力」將進維州 最新财产申报:韩国瑜存款4559万赖清德2358万台… 闺蜜情深!凯蒂佩里与泰勒在线亲密互动 网联发布“618”期间交易数据交易量达172.8亿笔 亚马逊调研发现半数以上中国人在假期最爱的事是阅读 想修復身體、重新找回健康?來試試21日超級食物計畫 日本将恢复商业捕鲸欧盟忧挪威等鲸鱼出口或上升 美联储“鸽声”一起黄金“涨疯”创5年来新高 童瑶获白玉兰最佳女配感谢王凯杨烁称\"互相成就\" 纸业股上涨玖龙纸业升逾2%暂见三连升 今年前5月中国对美出口微降进口同比减少四分之一 格力\"实锤\"奥克斯的玄机:数月前准备时间点敏感 伊能静晒平坦小腹照否认怀孕:很遗憾我没有 华为与武汉大学战略合作涉人才培养和5G创新应用等 一位高情商父亲,给女儿的四条结婚建议 滴滴与广东警方合作为司机录制安全提示语音播报 郭台铭卸任鸿海董事长富士康今后怎么走? 秋冬大气污染防治不力这六市被约谈 全球最大大豆消费国正热火采购美国豆农却很痛苦 赛琳迪翁驻唱演出圆满结束感恩粉丝立志独自飞翔 中国反击美国背后是全球网友多年的积怨 塔吉克主帅:向中国学到不少很多球员是首次出场 在美国大学就读时有这种资质,毕业薪水可多拿两万美元! 舜宇光学早段曾回吐2%资金趁低捞现倒升1%重上80元 吉林延边疑爆1.3级地震周边为山地应急管理局派人前往 神吐槽:湖人就差签麦考了詹姆斯球霸实锤! 邓萃雯发文否认与陈洁仪出柜:你们想太多了吧 我们有办法能让尸体“死而复生”吗? 金曲表演嘉宾再曝光!孙燕姿将唱“天后组曲” 周一多伦多欢庆大游行发生枪击4人受伤 朴有天承认所有吸毒嫌疑检方请求判刑一年六个月 修杰楷回应贾静雯与前夫同框:是小孩很重要的一刻 发改委: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465元和445元 绿军报价浓眉筹码曝光!塔图姆+斯玛特+首轮签 普京直播连线节目在即:已收到约60万来电及消息 卷入西假球案?拉齐奥当家射手回应:洗净你的嘴 证监会副主席李超:科创板开展前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 俄液化天然气生产或增至5倍7成出口亚太 当贩卖焦虑失效,知识付费该何去何从 曝库蒂尼奥告知巴萨想离队没有达到加盟预期 《小小恋歌》改编成电影盘点日本大热歌曲改编 济南农商行陷举报风波:总资产2年缩50亿利润腰斩 陈妍希捧场支持倪妮话剧两美女后台亲亲画面养眼 宾利2023年前所有车型推混动化版本2025年推首款… 日照港裕廊今挂牌股价暴涨200%市值突破70亿港元 两知名主持街头忘我拥吻,男方被疑出轨,辩称情难自禁、还… 蘑菇街金融业务遇险贷超合作方资质成谜 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将在月底离职川普:希望她竞选阿肯色州… 将于7月上市曝新款江淮瑞风S3新消息 中国石化跌逾2%内地汽柴油价格大降 全球最大大豆消费国正热火采购美国豆农却很痛苦 特朗普计划给排放标准松绑17家汽车制造商联名反对 哈雷摩托无惧特朗普“软磨硬泡”要放到中国生产 马儿也会放不开?懒不是理由打开步伐全靠方法! 张晋半裸对决世界拳王导演陈果台北办创作分享会 孙世林:被处罚时月薪2420上海低保请不起人吃饭 曝拜仁有意引进日本超新星将与皇马巴萨展开争夺 屏幕发声技术是什么?会是未来手机的标配吗? 新债王冈拉克:美国未来一年陷入衰退可能性达65% 1977年的整箱茅台酒最新拍卖成交价达七位数 沃神:鹈鹕希望选秀前送走浓眉湖人很有竞争力 曝杜兰特的伤还需养1-2周!勇士相信他G5能复出 唐菀离婚后开始新生活晒新剧本宣告重新上岗 Nexcare痘痘治疗贴x36个 “吊打人民币空头”!离岸央票消息一出汇率飙升 图解全球超算500强:中国占44%包揽制造商前三 美联储\"鸽\"声还在发酵美元跌破97黄金升破13… 北京美罗城推倒重来改造:中信资本接盘年底入市 格力“晒”证据奥克斯董事长:欢迎监督 阿里云陈斌:新经济本质是数字经济和平台经济 曼联砸大钱买他值不值?英媒:此人可比利物浦帝星 英4月GDP萎缩0.4%远逊预期多个分项数据创多年新… 重磅股普遍向上友邦急升近4%升破50天线 频发预警之后中国学生的留美困惑:夹在中间难做人,怎么感… 花旗集团因市场操纵行为而被暂停日本债券招标资格 科技股成长股前途未蔔,现在买入这类股最划算? 美联储要降息多少才能撼动坚挺的美元? 艾顿新女友曝光!网红!还不是他唯一女人(组图) 美国|寻找章莹颖的730天:她曾写下生命短暂不能平… 女子骂“为什么不把整个泸州人震死”警方:就近来报到 想修復身體、重新找回健康?來試試21日超級食物計畫 欧洲新一代战机其实仍是5代机却比歼20晚了20年 電影中的醫學:《X光室的奇蹟》中體內有金屬怎麼照X光… 投资电影背后苹果的焦虑与自救 大反转!曝切尔西不解雇萨里也不掏500万毁约金 将国产/定位紧凑型SUV奔驰GLB官图发布 袜子和内裤能不能一起洗?其实内裤比袜子脏多了 神吐槽:湖人就差签麦考了詹姆斯球霸实锤! 军民两用的火箭海上发射几大“首次”不同寻常 苹果将投资多部电影有意冲击奥斯卡 章子怡赶在醒宝睡觉前回家母女亲密合影画面温馨 黑科技!20秒全身3D成像的PET扫描仪来了 孙宇晨:等我们做大了监管部门就会给我们发批文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两位年逾九旬寿星参加跳伞,为养老村募… 新能源车须以高品质打动消费者 日产前董事长戈恩被抓无释放迹象其妻寻求特朗普帮助 最被看好十大港股:瑞银予舜宇光学买入目标价106港元 来者不善蓬佩奥又要在中国邻国搞事情 张若昀现身机场疑赴婚礼仅用五字回应媒体询问 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声明基调转鸽,金价短线飙升 尤文红星:我会学习C罗的一切然后复制到赛场上 播完《英雄儿女》《上甘岭》《奇袭》后CCTV6改播… 伦敦24小时内5起暴力伤人案,特朗普“操碎了心” 章莹颖案凶手认杀不认罪!嫌犯还有“讲条件”的筹码? 高盛CEO夸赞AppleCard早期测试结果将于今… 名记详解灯泡矛盾:保罗想指导哈登但不被认可 *ST长生:子公司收到《行政裁定书》罚没91.04亿… 韦世豪像范佩西般刺杀旧主这一幕和鲁能彻底决裂 直击|58同城姚劲波:将继续加大创新和广告投入力度 美媒:美国打压华为或为更强大的中国铺平道路 西班牙人队长:武磊很招人喜欢他还能踢得更好 范冰冰登韩国杂志封面超开心发合影感谢拍摄团队 UofT,我从未离开你。 传欧盟将无条件批准IBM以340亿美元收购红帽交易 国君国际雷强回应潜女下属事件:消息不实纯属捏造 副区长等4人当保护伞被查后区政协主席也落马了 大热恐怖片《寂静之地2》开拍布朗特夫妻回归 售13.98-22.98万新款大通G10PLUS上… 腾讯变革职级体系明确中高干绩效:每年下调不低于5% 一个月狂揽10亿!吃鸡超王者成全球收入最高手游 王源抽烟风波后首登《新闻联播》获多次特写镜头 一考定终身亚洲各国高考都是怎么考的? 護健康,想自製便當又怕麻煩?學會這些準備秘訣事半功倍 惨!阿森纳签中超大将黄了今夏真无树可上了 律师:检方公布的物证或与章莹颖被害并无直接关系 谢娜首度回应主持风格争议:我这型挺好的 泰国真是个零食宝藏矿!疯狂剁手停不下 经纪公司称曾轶可暂停接下来工作草莓音乐节演出已被取消 厂长私设90万元小金库:花7万给自己买劳力士手表 弗洛雷斯:盼在工体能有所收获中歇期会有人员调整 四川长宁“地震宝宝”出院:地震中的守护与新生 注意新规!9月车保又要大涨?ICBC准备实施附加险! 复星正在洽购老牌旅行机构ThomasCook旅游经营… 特雷莎?梅最后一次出席欧盟峰会仍盼实现英国脱欧 八村塁被选中后个人与球队收到多个代言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