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okcd.com_www.ookcd.com-【欢迎前来】

来源:告别负增长股价不增长永辉超市年度收入依旧难达标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6 07:23:25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

  #标题分割#6月9日,快报报道了杭州本地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报道发出后,不少读者通过各种形式告诉快报,今年以来,这家鲜花电商已经多次出现大规模违约,配送中断,消费者维权无门。快报调查发现,“门客生活”股权关系错综复杂,不仅有“门客生活”,还有“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多个小号。就在本次停摆前夕,“门客生活”及其众多“马甲”还开展了一次大规模促销,吸收大批新客户,疑似撤退前“割韭菜”。今年以来投诉不断建国北路东园街巷子口南侧,有一家门客鲜花。昨天下午,我来到这家门店,看到店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告示,日期为6月5日。告示声称公司只是暂时经营困难,正在“积极处理”,消费者可以到门客总部退款。建国北路上的这家门客鲜花也已关门住在附近的蒲女士也来到这家花店,她说,她是看到快报报道后才想起来,今年母亲节在“门客生活”公众号上订了一年鲜花,当时是半价,但到现在一束都没有收到。她打电话到公司去问,一直占线,就来门店看看,没想到已经关了。记者多次拨打告示上的两个电话,始终显示忙音。在快报官微,不少用户留言讲述了他们在“门客生活”订花的遭遇。根据网友反馈,今年3月中旬,“门客生活”已经出现过一次大规模违约,当时也闹得沸沸扬扬,但没有关闭官网和微信,客服也还在接待退款。我路过体育场路上一家花店,店主陈女士正拿着快报和顾客聊门客生活这篇报道,她说,199元包年,每周送一束花,即使没有房租成本,但不到6元一束的鲜花,还有包装、物流、快递等环节,她开了十来年花店,也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不知道门客生活有什么窍门。至少有5个马甲在网友留言中,我注意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微信订花平台,近期也出现了配送逾期、停摆、退款无门等情况。有订户反映,这些平台的订花界面和价格、促销方式,与“门客生活”大同小异,因此怀疑它们是“门客生活”的马甲。调查证实了这一猜测。天眼查信息显示,“门客生活”隶属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成立于2014年6月11日,注册资本金150万元,法人代表余杰,实际控制人也是他。“门客生活”微信公众号的运营主体,就是这家公司。公开信息中没有查到这家公司的融资经历。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又有10家公司,均由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绝对控股,但余杰只担任其中一家注册资本金200万元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意思的是,这10家公司中,4家于2017年12月18日注册,3家于2018年5月17日注册,3家于2018年7月20日注册,全部位于滨江区长河街道江虹南路316号京安创业园3幢,分布在9层和18层,这里也是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四叶鲜花”“四季格格”“与花生活”“窝的鲜花”“风和日历的花”等公众号,正是来自于门客(杭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司,除了“与花生活”所属主体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其他公众号注册资本金都只有10万元。我注意到,这些公众号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多在5月15日前后,当时都有相当诱人的优惠活动,比如9.9元包月、299元包年、599元包三年等。无论是订花界面,还是发布内容和节奏,都与“门客生活”高度一致。更夸张的是,今年3月,“门客生活”“窝的鲜花”“与花生活”同时出现配送违约,几个平台发送给用户的致歉信一模一样,辩称主要原因是云南花材短缺。有云南当地媒体向斗南花市求证,斗南花市说不存在花材短缺的情况,这“锅”他们不背。“窝的鲜花”4月5日发布的一则致歉声明童女士说,年后就经常收到几个鲜花电商的特价短信轰炸,前不久经不住诱惑订了一个特价包年,结果又说只有订了正价套餐才可以享受特价,只好又订一个正价包年套餐。现在回想起来,她怀疑“门客生活”和它的众多马甲就是想圈一笔钱跑路。目前,这些公众号与“门客生活”一样,均因涉嫌欺诈被关闭。在几家本地生活论坛上,不少消费者正在组建维权群,要向平台讨说法。预付式消费陷阱事实上,鲜花电商已成为高危消费。在杭州,一个叫“昕伦生活”的订花平台先于“门客生活”爆雷,两者套路如出一辙,消费者维权遥遥无期。网友“木易景页”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电商做推广,一次性的羊毛可以薅,但你非要觉得比电商还精明,电商也希望你这么想。特别是这种预付式消费,圈钱跑路坑你没商量。的确,这两年以“互联网+”为名目的预付式消费陷阱频频发生,近一点的有2018年爆雷的“来人到家”预约家政服务,远一点的有2015年爆雷的“水果营行”,都是以极富诱惑力的低价发展会员,在短时间内吸收了大量预付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会员权益严重受损。2012年11月1日起由商务部颁布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2017年5月1日起修订实施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办法》,都对预付式消费发卡主体提出了明确而严格的要求,但实际操作过程中仍然屡屡出现“跑路”现象,消费者防不胜防。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微信平台上出现的预付式消费问题相对比较突出,一方面是单个消费者受损金额不大,而维权程序复杂,消费者嫌麻烦,最终放弃维权。另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上开店,不像在主流电商平台那么严苛,很多是通过第三方操作,也给监管和维权制造了障碍。起底门客生活:旗下10个公司5个是卖花的“马甲”!疑似撤退前“割韭菜”

编辑:www.ookcd.com_www.ookcd.com-【欢迎前来】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hina-jw777.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德国研究人员发现肠道干细胞受损后的自愈机制 潘石屹火了:突然暴涨27%卖什么楼有这么大的能量? 民调显示特朗普支持率落后美媒:不可掉以轻心 热依扎“死磕”网暴者:单人决斗能解决网络暴力吗 区块链成重要突破口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会否拔头筹? ETC数据涉造假调查:千余辆车被抢注只能怪银行? “斗鱼一姐”冯提莫“无家可归” 日本少年割喉一小学生被捕:对杀人感兴趣杀谁都行 复牌无望,乐视网三季末净资产负132亿元 新希望拟以9.85亿元收购2家生猪养殖公司 弹出式5摄曝小米折叠手机专利:既是前置又是后置? 海南文昌将成立国际航天城管理局 六名债券交易员侵占近9000万中航、海通证券被算计 身兼三职的山西女厅官再履新(图) 美国女子在快餐厅中被泼汽油烧伤嫌犯已被捕 浙江卫视原总编室主任陶燕涉严重违纪被查 制造下一个李佳琦,难吗? 央行新作2000亿元MLF叠加定向降准释放400亿元 2019年冬季甲醇气头限产预期 怡亚通与9家进口品牌企业在进博会上达成战略合作 诚迈科技:没有提供操作系统供华为相关产品使用 阎庆民:已核准设立3家外资控股券商 德国一矿山爆炸35名矿工被困后获救 1.3亿违建豪宅牵出房主“割韭菜”加戏反被戏多误 美联储3连降、中国央行保持定力4季度会否全面降准 百威亚太首份财报 谷歌以每股7.35美元现金收购Fitbit估值21亿美元 媒体:给中小学生放几天秋假如何? 最被看好的十大港股:花旗调中联重科目标价6.49港元 商务部张建平:中国或将探索更多自由贸易协定安排 国防部谈国庆阅兵:和平不会从天而降要用实力捍卫 外媒曝巴格达迪被击毙内幕:CIA追踪其助手获线索 京东双11大促价疑遭提前泄露京东称已开展调查 世界500强眼中的进博会:不容错失的“中国机遇” 指数冲关靠 韩方称朝试射两枚不明发射体韩美正分析具体信息 新西兰11月利率决议前瞻:或再次降息 玻利维亚临时美女总统梨花带雨受访时情绪激动 36氪CEO冯大刚:行业二三四五名加起来都没我们强 过会企业扎堆先进制造?广东37家领跑 中国航天科工进博会成交20余项目签约额创新高 哈梅内伊:伊朗不会屈服于美国压力不会与美对话 华地国际飙逾51%获溢价六成三提私有化 全球乳品商恒天然与中国企业签署超180亿元大单 诚迈科技再发风险:未直接参与鸿蒙系统是谁在炒作? 将数据纳入参与分配的生产要素促进大数据与AI发展 实控人家族资本腾挪向日葵欲转身医药? 中国女子在美失踪案:白人丈夫涉嫌谋杀录音公布 郭明錤:苹果明年9月将发布三款5GiPhone 山东明确农村幸福院为村级老年人公共服务设施 向清华捐10亿建医学中心孙宏斌:有钱人也老了 唐山农商行三季末营收下滑????亿关注类贷款 浙江省属事业单位干部被查向企业老板泄露巡视秘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谷物自给率超95%口粮安全 北京副市长殷勇:企业有困难可打12345接诉即办 阿根廷西北地区发生5.1级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 母校被暴徒破坏港大校友:我们的公司永不雇他们 缪建民等人投资者会亮剑人保要借政策优势称雄世界 证券日报:长三角资本市场与核心城市群共谋发展 700万挖来旭辉副总美好置业转型压力仍存 恶意差评索要退款22岁男子“吃白食”被判刑九个月 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暴徒正在制造“寒蝉效应” 招银理财CIO范华出席2019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年会 玻利维亚权力真空总统下落不明 海联讯大股东质押率达99.5%披露股东权益变动 绝不挤牙膏AMD确认5nmZen4处理器 这个24岁的中国青年一夜间身家上百亿超过特朗普 5G时代已来对话和交互方式将怎样改变? 快讯:在线旅游板块上涨众信旅游直线拉升涨停 北京今日白天多云转晴最高气温16℃ 伊朗击落不明身份无人机官员称属于其它国家 社科院房连泉: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要标本兼治 杨元庆:企业跨境投资需要稳定/较高预见性的国际环境 美航班洗手间现隐形摄像头两机长驾驶舱在线观看 近视率高达9成日本一项学生近视调查结果堪忧 陈水扁获第20次保外就医展延:手不抖还能玩直播 乐视网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02亿元 “一把手”投案半年后这个领导班子10人被点名 中企在贝加尔湖旁建瓶装水厂黄了 人民日报:为世界经济增长带来新的更多机遇 浙江杭州女子称泰国游遭领队性骚扰旅行社回应 唐骏旗下微创网络拟科创板IPO富通鑫茂参股10% 经营稳健盈利提升高壁垒低估值家电股可以“冬藏” 中国火箭炮精度为何能堪比导弹靠这款小飞机(图) 科学家:地球有两个大“肿瘤”隐藏无数未解之谜 陈煜波:中国数字化转型正从消费端向制造生产端迁移 11月12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全文) 东吴期货:北上资金呈净流入期指短期宽幅整理 黄金进入蛰伏期美联储本周几乎铁定年内“三连降” 歌礼制药升近4%拟回购最多逾1亿股 新京报:要以法律堵住人脸识别滥用的口子 狮航空难最终调查报告公布列出9项事故主要原因 家电企业频陷维权之争存量时代谁在为知识产权卡位 广汽集团走低4%第三季绩差遭中金降目标价 融创中国前10个月销售4339亿完成年度目标近八成 长园集团:获格力金投举牌持股达10% 习近平:提高上海金融国际化程度突破一批卡脖子技术 少年的你:真正的校园霸凌悲伤不只“逆流成河” 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附近发生4.6级左右地震 摩托罗拉RAZR折叠屏手机全曝光骁龙710/形似刀锋 松禾资本厉伟:发挥创投基金作用满足科创企业融资 大盘回调无碍外资进场北向资金连续13日扫货 大盘萎靡不振股权转让概念却持续火热 华尔街大佬对美债收益率观点空前分歧!乐观情绪升温 快讯:数字货币板块快速拉升四方精创冲击涨停 阿里的盛典和共情 为救弟弟遭棕熊袭击而死普京追授英雄少年奖章 埃及外贸官员:进博会让企业直通中国市场 特斯拉获得中国工信部量产许可 36城调查:超1/3住宅小区物业服务满意度“不及格” 应急管理部:推动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加大检查执法力度 顺鑫农业:Q3净利下滑系宣传费及冬奥赞助费提前所致 上海这些官员为什么要“囤”方便面?答案在这 三星Note7爆炸案机主申请再审,广东高院已立案审查 挖了未来的“白菜心”双11一把狂欢后的双刃剑 检察机关对人保投资控股原总裁刘虹提起公诉 MSCI主题基金大有可为 科创板部分个股逼近破发交易更趋理性 巴西总统宣布:中国游客,免签。 第二届进博会国家馆什么样?仿佛置身万国建筑博物馆 庞大集团前三季度净亏损20.71亿元同比下降783.9% 浙江高速物流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葛晋阳被查(图/简历) 驻港公署:英政客应立即停止助纣为虐的卑鄙行径 天齐锂业“蛇吞象”后遗症盈利不升反降 人民日报刊文:进一步做好“六稳”工作 飞乐音响:子公司被追为第三人涉案金额1.3亿待开庭 打卡第二届进博会:首发新品更多创新服务更强 “双11”地产界没有“李佳琦”房子卖得怎么样? 提升风险管理意识农业企业借助期货工具高质量发展 俄方:特朗普明年或会到莫斯科参加胜利日庆祝活动 爱尔眼科并购扩张隐患:收购45家医院商誉减值11家 AI也能有嗅觉!谷歌正训练人工智能预测分子气味 中国人寿“大象”起舞前三季净577亿同比暴涨近2倍 廉保华:银行理财子公司要提升投研风控能力 最高法院长周强:超七成离婚由女性提出 竟敢承诺收益又一例投资咨询机构被罚了 LED芯片行业阵痛持续三安光电前3季净利下滑55.57% 长沙一公司生产问题混凝土被通报1年前已成老赖 大兴国际机场国际航线今天开航首批旅客顺利通关 晨讯科技11月5日回购115.2万股涉资31.68万港元 武汉市委书记:让企业不感到政府存在但有困难找得着 何小鹏:未来4到10年会进入智能汽车上半场分割点 华峰超纤两内幕交易当事人受罚:没收所得罚款3724万 “女记者”捣乱致港警记者会一度中断警方批评 上市险企3季报共盈利2445.54亿金融、地产仍是基石 俄土在土叙边境开始第四次联合巡逻线路总长80公里 1个区块链职位引来7个人抢平均月薪1.6万 黄奇帆谈“区块链”:尚处于早期萌发阶段 多国企业摩拳擦掌备战进博会:希望打开中国市场 鞍钢集团与11家海外供应商签约 驻日美军2架直升机发生故障在鹿儿岛紧急着陆 “水城”威尼斯遇严重水患圣马可大教堂被淹 香港警察开枪平暴后暴徒在怂恿“把她女儿扔下楼” 苹果加入智能家居市场竞争挑战亚马逊和谷歌 于欢遭讨债受伤者起诉索赔案开庭未当庭宣判 光大控股上涨3%高层认购BIAM基金 小伙流浪鹤岗5万买房?新京报:不是你想的那样 金固股份周末加班签约“紧急”变身区块链概念股 午评:鸡蛋多合约涨停、主力合约涨逾3%PTA跌逾2% 王骥跃:减持是股东的权利不应该去堵应该去疏导 扫黑除恶督导组回头看黑龙江呼兰涉黑涉伞被点名 高盛总裁称美联储的政策举措引发风险偏好 俄罗斯:留给俄美核军控条约“时间不多” 恒大、融创 青海一低价团旅客疑因高反致死旅行社称已告知风险 亚马逊免费向美国Prime会员配送生鲜每月省15美元 格力混改“生变”董明珠或与张磊决裂? 华泰汽车三大基地停产曾豪言卖50万辆如今人去楼空 7nm锐龙3000立功了AMD处理器均价大涨40% 强冷空气袭美国至少5人丧生降雪量最高达76厘米 10大公私募评MLF降息:改善流动性预期短期提振债市 纽约餐厅再现尼克松访华晚宴美媒这样说 中国陆军至少已有两支空中突击旅重点装备直20 多部门联合打击恶意欠薪犯罪让农民工不再“忧薪” 大都会人寿南通被罚38万:向投保人隐瞒办理保单贷款 中关村企业蓝皮书:园区新三板挂牌企业科创优势明显 三季报业绩继续双增长练“内功”的金螳螂表现稳健 中国书协首个落马的副主席曾被举报 中金公司:给予碧桂园服务(06098.HK)“增持”评级 施乐拟以每股22美元的溢价收购惠普现金占比77% 首开转让回龙观经适房建设公司51%股权底价超三千万 全国民航冬春航季航班计划27日执行 中消协:小区物业服务质量偏低一些前期物业说不得 长三角多地求加入G60科创走廊专家:走向创新共同体 军运会八一男篮无缘决赛王治郅:军运会是1次洗礼 京东区块链防伪追溯平台与雀巢等700余商家合作 瑞银:服装支出继续从线下转移到线上百货公司求变革 平安通过关联公司放贷被判“涉嫌经济犯罪” 千亿猪王秦英林2019他赚大了 一套班子、两个招牌是谁在时代新材吃里扒外? 猪肉板块拉升双汇发展涨5% 陈光明最新演讲:赚钱更多源于平衡市不需要等牛市风 男子狂盗200多件女性内衣丝袜:按捺不住“骚动” 厦大林伯强:新能源汽车消费升级呈现三大趋势 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发生车祸致16人死亡 港警调派水警助港中大内地生撤离获香港网友点赞 标普信评:受统计城投企业大部分造血能力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