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6gkg.com_www.66gkg.com-【申慱官网】

来源:巴黎航展俄因制裁只派2款民机到场军机全是模型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6 07:22:04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倪岱传奇(中篇小说连载 . 修改稿 6)程占功 著 #标题分割#倪岱在皮库的“开导”下,开始了官场生涯。上任一年多,就造成五桩错案,受了三千两银子的贿赂。谁要敢对他有什么不敬,轻者得挨二十皂棍,重者则被打得半死,倾家荡产。倪知县又用银钱贿赂突州知府,打通上下左右关节,便有人庇护;因此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怨气咽在肚里。倪知县的官也就做得稳稳当当,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年秋天,皮主簿要到乡间查看税收情况,倪知县欣然应允。半个多月后,皮库回到县衙,给倪岱送去不少土产,诸如红脸蛋的苹果,黄橙橙的梨等等,乐得知县合不拢嘴。倪知县的卧室在衙堂左边院里,这天半晌,他正在家里数钱,突然,衙堂外朱门边上挂的狼皮大鼓“咚,咚,咚”响了起来。倪知县放下银子,走出卧室,穿过甬道,从耳门走进衙堂,对值星衙役叫道:“升堂!”值星衙役便呼了声“升堂了!”喊声落过,朱门大开,吆喝声响成一片。两班衙役手执皂棍,飞跑进堂,站在厅下,分列两边。一个个呲牙虎脸,竖眉瞪眼,令人望之生畏,见之胆寒。倪知县端坐在大堂中央的转椅上,他头戴乌纱,身穿官服,正襟危坐,满脸怒气。“传击鼓人上堂!”倪知县喝道。衣冠不整,满面惊恐的一个后生被带上堂来,跪下禀道:“小民来县衙替旁人报案,不为自己告状!”“你报什么案?还用击鼓呐!”倪知县拿惊堂木在案上敲了两下,“念你无知,权免皂棍,罚交白银十两!”“我连一两也没有啊!”那后生叫道,“我们邻村刘家庄昨晚上出了人命,要罚银子,也该罚那凶手才是!”“什么?”倪知县瞪圆眼睛,“谁敢杀人,怎么杀的?”“有一对小夫妻昨晚在刘家庄歇息,被现在李家桥乡会上那个戏班的王栓婵用铡刀砍下了人头。怎么杀的,老爷问那王栓婵好了!”“你叫什么,住什么地方?”倪知县望着后生。“我叫恽宝,住在距县城三十里地的边家村!”后生说罢,抬眼看看知县和两旁站立的衙役,吓得直抽冷气。“那戏子为甚要杀人,他和那小夫妻有什么仇?”倪知县问。“这些我不清楚,请老爷去问刘家庄刘福老汉的独生女芳儿。”

编辑:www.66gkg.com_www.66gkg.com-【申慱官网】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10086ap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英特尔同意收购初创公司BarefootNetwork… 阿里也要“高送转\":刚宣布拟1拆8真为备战港股上市… 赵磊第十名成团喊话创始人:这次我们成功了! 瑞银报告出现不雅用语,中国金融圈怒了 面对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应如何应对? 罗永浩聊“收购苹果”:库克插不上话收购和他没关系 长着老外脸就能教足球?新京报:青训岂容滥竽充数 印度反击美国这次的“底气”在中国? 章莹颖遇害现场曝光检方公布审讯录像 12月份大麻食品合法销售!家长谨防自家孩子误买误食大麻… 端午“五毒”纵横,到底谁最可怕? 外媒曝iPhone11发布时间/售价,9月12日发布 川普:不会放过伊朗袭击油轮但已经准备好谈判 中央督导组进驻10省份扫黑除恶督导实现全覆盖 销量|东风小康5月销量9598辆同比降低18.3% 《雷霆沙赞!》续集或将明年开拍有望2021年上映 专访大搜车CEO姚军红:二手车电商近期一定会出现整合 钮承泽性侵案开庭后神隐53岁生日当天现身海滩 三星GalaxyNote10下巴参数泄露:比iPh… 59岁陈玉莲曝与周润发分手真相:若我们没分手,他不会有… 欧洲央行Rehn:降息和量化宽松仍在央行政策工具之列 世界首富成功的秘诀是什么?贝佐斯分享了两个窍门 中国吸毒人数首次下降北美对华走私大麻入境案件增多 枫叶教育获主席兼CEO任书良两日增持419.6万股 预计年内发布西雅特新CupraLeon谍照 李艾产后首晒肚皮照立flag称月底要成功穿上礼服 吸烟镜头过多《我不是药神》等获“脏烟灰缸奖” 饭田祐马失踪9天演唱会中止出轨对象发文引猜测 加氢站爆炸震出周围汽车安全气囊氢能源车安全吗? 徐立毅任中共郑州市委书记 AppleCard信用卡新进展苹果已发动数千员工内… 一名台胞从黄山机场搭乘急救包机返台医治 托雷斯因伤被迫退役8月告别战将对阵伊涅斯塔 中国石化跌逾2%内地汽柴油价格大降 2019款东风风神AX7上市售价11.99-13.2… 徐新:感谢教练对我信任压力大伤病多赢球不容易 东京奥运观赛酒店争夺战一触即发住游轮被采纳 两家中国自动驾驶公司获加州许可:小马智行和AutoX 老年人「胖一點」才好!每餐最好蛋白質>醣類>… 美一大学华裔科学家被要求搬离办公室:他们在逼我走 国安绝杀喜提半程冠军不足惜去年的崩盘别忘了 进行网络攻击的黑客不用受到惩罚还能竞选美国总统? 托雷斯因伤被迫退役8月告别战将对阵伊涅斯塔 癌症風暴!107年十大死因,癌症連37年居首死亡創新高… 五粮液捐两千万支援长宁上市公司一季度净利增3成 阿市槍擊警遭爆頭凶手在逃 福特全球战略设计总监大卫·伍德豪斯辞职 李可即将接班郑智?优势太明显但这一幕也吓人 四川长宁地震一名伤员伤情危重乘直升机转院(图) 成都农商银行原党委书记傅作勇落马 詹皇狠批勇士小老板:他不是普通球迷应该重罚 比国足更惊艳的是这几声童音划破4万球迷的喧嚣 政策礼包一个接一个二手车市场是不好了还是太好了? 中泰证券:三季度\"量\"\"价\"齐升养猪股跌下来… 德克计划恢复训练退役后胡吃海喝怕身材走样 章莹颖案凶手自称杀了13人,毫无悔意笑对家人!章爸妈伤… 92岁老戏骨蓝天野:演戏到最后拼的是文化素养 百公斤马东锡体脂仅12%全身旧伤动作戏亲自上阵 想拿更多钱?曝巴恩斯将不执行2510万球员选项 性侵动物也是性犯罪:加拿大修改刑法中有关虐待动物的条款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墨西哥达成协议暂定关税措施 演员金玟锡朴宥娜恋情曝光?男方否认:只是好朋友 伊能静晒平坦小腹照否认怀孕:很遗憾我没有 征信系统已收录9.9亿自然人信息信息保护成重中之重 經常頭痛、失眠是慢性過敏症狀!對抗過敏這些營養不可少 宗校立:黄金多头格局确认无误美元走势陷入胶着 姚晨:一直希望40岁能拿表演奖下次还会继续努力 C罗称王称霸的终极秘密!别人休假他却在干这个 恩施10条止跌令欲稳房价开发商:有过度干预市场之嫌 苏炳添官宣腰伤退赛两场或在6月底福地赛事复出 与美两大在线电视达成合作,这会提高苹果的销量吗? 2019墨尔本杯总奖金涨至800万澳元 情断?44岁男星被曝与33岁俄罗斯性感超模结束恋爱 天神下凡!阿根廷魔翼回来了无敌表现让中超颤抖 反对美国对华加征新关税苹果行动了 電影中的醫學:《X光室的奇蹟》中體內有金屬怎麼照X光… 范晓萱大S阿雅发文为小S庆生字里行间显深厚情谊 日乒赛刘诗雯胜平野进决赛国乒提前包揽女单冠亚 hooli看房团|就在6.22-6.23周末,纽约各大… 两次闯入肯豆豪宅!变态跟踪者被驱逐出境 身份证买卖背后:90后女性最受欢迎面容姣好要加钱 大和:料盈利稳定但无增长惊喜给予长汽持有评级 长安CS75尚酷版新车型上市售价14.98万元 蚝蚝蚝好好好 猛龙五虎比肩巅峰马刺!巧了有俩人两支队都在 外媒:阿里希望数周内提交上市申请中金和瑞信牵头 《怪兽电力公司》衍生电影将播新角色剧照首公开 范晓萱大S阿雅发文为小S庆生字里行间显深厚情谊 鲁能最受期待之人却带魔咒他得分球队绝对赢不了 泰国驻成都总领事吴威德昨日在成都华西医院逝世 英媒:萨里已把行李打包回意大利就等切尔西放行 为了当一个好父亲美代理国防部长拒绝“转正” 【Fenway】【半中介费】舒适两室一厅,适合Berk… 全球最具品牌价值百强中国15个品牌入榜华为第七 长安睿行ES30上市补贴后售价6.68万起 直逼2%!美债收益率跌得如此急,全球市场侧目 马龙:无法每天与儿子视频他看比赛回放会加油 汉能私有化完成李河君公开露面谈“回A计划” 趣店上调2019年净利润目标至45亿元上浮近30% 浓眉哥汤神等加盟老詹主演《宇宙大灌篮2》 听说考拉要“功能性灭绝”了?咋回事儿? 飘着兰州香味的牛肉面,流汁宽粉,马三土豆片来湾区了!附… 脸书加密货币白皮书:可在交易所交易用户可直接买入 环球时报:美国对华贸易战挑战了中国人权底线 海淀公安分局:金信网因涉嫌非吸被立案侦查 菲律宾\"仇华事件\"反转!竟然有人使出这种毒招(图) 腾讯影业发布34个影视项目成龙杨洋合拍警匪片 李玟台北开唱尬舞蔡依林帮征婚曝她\"喜欢混血儿\" 兴证策略:沪伦通基本框架落地有望带来新增量 蜂王不走了?还变态愿意降薪过几天约见乔丹 亚马逊拟在“数月内”让无人机送货载货不足5斤 调查显示访韩外国游客人均消费4500元 奥克斯回应格力质疑:提请权威检测机构监督检测 刘德华同框郭德纲渊源深曾表心迹想出演相声演员 索尼董事会主席平井一夫正式退休隅修三或接任职务 【国际甜甜圈日】|“你好,卡路里” 玛莎拉蒂设计师操刀江淮轿跑四季度上市 内幕曝光!在美国吃自助餐该如何选择?这个食物千万不可食… 微软展示流媒体游戏服务ProjectxCloud与… 专家:若国民党初选结束后分裂蔡英文会“躺赢” 童瑶获白玉兰最佳女配感谢王凯杨烁称\"互相成就\" 广西发改委原副主任李向幸受审:收受犀牛角碗1只 美国Uber司机正操纵该应用程序以创造人为激增定价 俄企两巨头力挺华为:美国指控不公平毫无根据 比特币重破1万美元孙宇晨:比特币千万别碰传销骗局 中泰证券:下半年汽车销售望改善零部件估值压力较大 深圳佳兆业青训网点落户坪山主办校园足球联赛 央行为锦州银行等中小银行发行同存提供信用增信 小資族必看!LED燈泡這樣挑,讓你省電更省錢 川航成都飞林芝航班起飞后疑故障返航已安全降落 日产前董事揭发CEO西川广人涉嫌财务违规 莎莎国际第二季同店销售跌15%股份现跌近4% 唯一战胜跟腱断裂的人!复出后场均30+7胜乔丹 台行政机构拍片“黑”韩国瑜苏贞昌遭批被令道歉 巴萨全队身价下降650万梅西身价下降3000万欧 黄金早报:强势美元逆势上行黄金多头仍难见生天 谢道星雷楠:跨境业务中各币种的应用场景 阿扎尔告别信:离开切尔西很艰难从小就梦想皇马 范冰冰登韩国杂志封面超开心发合影感谢拍摄团队 半场-U23闪袭暴力鸟中框刘殿座神扑恒大1-0华夏 楼市降温:二手住宅涨幅收窄地方调控政策分化 香港一协会要求开除涉嫌辱华的学者瑞银这样回应 重磅福利|0元电信电话卡+拿10GB流量+… 真拼!庄德利表示,多伦多市长让卡哇伊当!只要他能留下来… 摘得4连阴机构:英镑更大抛售恐至 奥兰多泳池独栋享有石窟瀑布和郁郁葱葱的景观售价44.… 腾讯现大手卖出120万股两款游戏获批股价拉升至2% 澳洲女记者“约架”泰拳普京:比柔道一定赴约 澳航客机出现技术问题起飞数分钟后被迫返航 山田孝之“放飞自我”出演R18电影《全裸监督》 裕元集团6月11日回购65万股耗资1363万港币 6大亮点绝对吸睛!170多个创业创新项目等你来看 英媒:萨拉赫将为利物浦再拼1年联赛不夺冠就离队 高雷雷:价值观抑制中国足球发展本应有10几个武磊 手把手教你抢到1000美金从洛杉矶回国的商务舱 【热贴】男朋友喝了闺蜜喝过的奶茶,不应该避嫌吗? 吴谨言曾穷到剩200块30岁想成为秦岚一样的女人 夏季泳池重磅推荐!高颜值的小众泳池,游泳拍照两不误 被贾静雯问是否变胖如何回答?修杰楷:诚实告诉她 防油紙袋遇熱釋毒 長期使用恐傷心肝 一天该喝多少水才够用? 传网易云音乐将与虾米合并阿里:不会放弃音乐赛道 恋情再添实锤!网友偶遇徐璐张铭恩外出吃麻辣烫 张艺兴获华鼎奖最佳男配角发文致谢:会更加努力 芬森吹牛被2位大神打脸!科比就没咋回过湖人? 贾跃亭内蒙古造车还未实锤仅有的基地却可能被收回 路透:部分大型跨国企业“过度”解读执行华为禁令 卡哇伊被发现买搬家纸箱!他是打算去哪? 畜生!闯进加州饭店性侵未成年中国女生,恋童癖牧师判6年 华为发布新款芯片麒麟810前五月手机发货量超1亿台 携程启动应急预案:协调原预定前往灾区旅客无损退订 英超赛程公布:曼联首轮战切尔西利物浦战升班马 土耳其总统:购俄S400导弹交易已完成下月将到货 贾跃亭内蒙古造车还未实锤仅有的基地却可能被收回 电影|本周北美新上映电影大全,有你想看的电影吗? 射箭世锦赛韩国破两项世界纪录中国冲奥运入场券 信义能源完成收购六个太阳能发电场项目 罗志祥示范深情演出“咚”一声C.T.O组合全吓到 贝多芬一缕头发拍出30万元其生前亲自剪下送给友人 半年时间!特斯拉上海厂房建设接近完工已在安装生产设备 英女王出售新婚别墅她名下还有多少奢华房产 43岁央视主播刚强喜得爱子,妻子竟是北京卫视当家花旦的… 斯威VS鲁能首发:郑铮回归佩莱卡尔德克锋霸对决 格力电器举报奥克斯: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 正荣地产发行2亿美元优先永续资本证券 曹云金唐菀离婚?经纪人:不知情 清华大学迎来改革开放后首位外籍副处长 德国4月工业生产和出口大幅下滑总体经济仍举步维艰 美议员:波音曾想要推迟737Max安全警报修复工作 韩国超新星身价直逼武磊我们又在起跑线落后了? 英“第一夫人”会是85后富千金,还是来自中国的这位姑娘… 卓尔举行新基地启动仪式董事长明确今年任务为保级 白宫高级幕僚称可能延迟对墨西哥加征关税 小法评萨里:迷信又顽固根本听不进去别人意见 林志玲疑似婚纱照曝光透视蕾丝鱼尾裙展露好身材 新千亿市值药企“驾到”翰森携14个新品登陆港股 从小带宝宝学礼仪之礼仪教育---着装篇